【寄口罩到香港】五月的康乃馨送給母親

 

    政法學院2010級 陳關關
    母親節,謝恩節,謝爾慈,謝爾恩,謝爾予我之今生。           ———仲 原
    五月的天空總是令人嚮往,天空的雲、地面的風、温暖的陽光,還有一朵朵象徵母愛的花朵,總會給人無限的遐想。五月是一個特別的時節,更是一個感恩的時節。每年五月的第二個星期日是母親節,這是一個感恩的節日,在這特別的節日,我願將那最美的康乃馨送給我最愛的母親。
    母親,為了我們,一直都在操勞着,為了家,一直都在忙碌着。
    記得小時候,剛上小學,您都會準時叫我起牀上學,您總會將我送到村口,然後您就看着我走遠,無論是炙熱的夏天,還是寒冷的冬季,您從未中斷過,直到我上完一年級。在以後的歲月裏,當我走到村口回首時,仍舊會感覺到您站在原地。
    五年的時光轉瞬即逝,很快,我就告別了小學,自小學之後,我便開始了寄宿生活,每天早上便不再從家裏去上學了。無論是初中還是高中,我都是寄宿的,所以,相對於小學,讓母親減少了勞累,但卻增添了牽掛。您總會感覺我在學校裏吃不好、睡不好,因而每週都在牽掛着。每週我回到家裏,您總會做些我最喜歡吃的東西,您總是認為我在學校沒有吃好,回家了,就要讓我“補補”,雖然我説我在學校吃得很好,但您還是認為只有家裏的才是最好的。就這樣,只要我週末一回家,就能吃到您為我做的好吃的。
    每週週末,我在家待兩天,每次我提出要幹農活時,您總會拒絕我,您總會説我在學校太苦了,回家了就好好休息兩天。可是您呢?在家比我在學校苦了多少倍,您卻從來都沒有過任何的怨言。我知道您的心裏裝着我,您滿是老繭的雙手從未停止過辛勞,只是那時我太過年輕,還不太懂生活的艱辛。
    每週要離開家,往學校走時,無論多忙,您便不會去幹農活,在家裏陪我,為我收拾要帶的東西,直到把我送走後,您才會去繼續幹農活,我説我可以自己收拾那些東西,可您還是不放心,怕我會落下什麼東西,在您眼裏,我永遠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我知道報答您最好的方法就是我好好學習,考上理想的大學,為此,我努力奮鬥,爭取有朝一日考上大學。
    皇天不負苦心人,我最終進入大學的殿堂,開始了新的人生之旅。
    在離家之前,你無數次的重複,無數次的告訴我在外面要小心,要注意照顧好自己……無論您説什麼,我都是點頭,表示我記住了。
    以前在初中和高中,您便擔心我吃不好,因而每週回家您會給我做些好東西吃。可進入大學,你再怎麼擔心,也沒有什麼辦法,您只是每週週五晚上守在電話前,等我的電話,只要接到我的電話,您便就放心了。但即使如此,您還是會反反覆覆讓我照顧好自己,您總是在問我過得好不好,可您從來都沒有説您過的如何,即使我問,您也只是一句“我很好,不要為我擔心”就結束了。
    每一次我的生日,您都記得非常清楚,還會叮囑讓我買吃好的,可您總是忘記您自己的生日,當我打電話給您時,聽到您的“詫異”之聲,我知道您又忘記了自己的生日,之後您便會告訴我,您過不過生日都沒多大關係,只要我在外面過得好就可以了。面對您的話語,我陷入了沉思,我實在不知該説些什麼是好。
    從小到大,您一直當我是一架風箏,在暖暖的春陽下,牽引我起航,您希望我飛得高高的,卻捨不得我離你太遠,您就是在這樣的心情下將我放飛,您牽引得那麼小心,只是為了我能夠保持向上的昂然,而我飛得再高,卻從未飛出您的視野,我知道,我每升高一次,您的心裏總會有陣陣的痛,您也總會為我的每一次成功而榮光煥發,我要做您生命的延伸。
    歲月過得總是如此急促,您日益疲憊的身軀,已經刻滿了時間的痕跡,看到您的腰桿不再挺拔,看到你的黑髮變成根根銀絲,一道道皺紋在您的臉龐呈現,我是否能夠祈求讓時間走得慢些?
    五月的康乃馨甜醇幽雅,目迷心醉;五月的康乃馨芳香流動,沁人心脾;五月的康乃馨絢麗奪目,高雅別緻;五月的康乃馨並沒有雍容華貴的外表,像極了日夜操勞不知疲憊的母親。在此時節,攜一束康乃馨送給我最愛的母親,以表達這麼多年您對我的無私的付出和無私的愛。

    五月,康乃馨花開了,母親也香甜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