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口罩到香港】《海上鋼琴師》:一隻船一個夢

 

□傳播學院2010級 肖朱明
    不由自主地任思緒漂浮在那浩瀚無垠的海面,掠過浪漫又神祕的鋼琴,最後停駐在那雙碧藍自由的眼眸裏。
    我又一次看見了他,這個名叫1900的倔強天才。我想知道,他指尖音符從何而來?他的思緒又着陸到了哪個美麗的地方?我想知道,一個一輩子沒下過船的人,堅守的是怎樣的夢?
    那是個暴風雨夜,海上怒濤翻湧。維吉尼亞號蒸汽船上,大海的波瀾讓新上船的小號手馬克斯無法適應。1900攜馬克斯彈奏鬆開腳釦的鋼琴,他們隨鋼琴一起自在遊弋,掃過吊燈和傢俱,在金色大廳中跳起瘋狂的華爾茲,他們任憑鋼琴撞碎巨大的雕花玻璃,穿破船長的休息室。他們享受這場令人興奮又刺激的與大海的共舞。他們接受懲罰,成了朋友。
    沒錯,1900是放肆的,偏執的,瘋狂的,天才的,也是自由的,甚至自由到你在死亡的冊子裏找不到這個人的存在。他沒有父母,沒有國籍。他只是被丟棄在頭等艙鋼琴上的棄嬰。
    某個寧靜安詳的夜裏,鋼琴曲在小1900指尖輕輕跳躍。悠揚美妙的音樂悄悄推開船客的夢鄉,大家驚喜了,陶醉了。但是,小傢伙如何學會鋼琴,何時會的,沒有人知道。
    他就這麼無師自通成為一個不拘一格的鋼琴師。他習慣生活在這隻有2000多人的船上,看“世界”在這裏出場又退場。他喜歡讀人,從位置、聲音、氣質品出每個人隱藏的故事,憑細枝末節在頭腦中繪製出完整的內心世界。他就這樣窺視着世界,並偷走世界的靈魂。他比誰都明白。
    他喜歡神遊,喜歡彈奏自己的音樂,喜歡音符同想象一起飛奔馳騁。他總是讓其他樂手無法跟上節拍。這種即興創作給他們驚喜,也讓舞者們歡欣起舞。他會彈奏每個嚮往的城市,會彈奏在倫敦中心,彈奏在巴黎落日,彈奏在火山邊緣,他也會彈奏世態中的每個人。他會隨着音樂在世界穿梭,He traveled。他想去哪兒,思緒就飄去哪裏。
    那是一場無與倫比的對決。陸地黑人鋼琴師以三曲音樂無理挑釁。第一曲,1900漫不經心演奏了Silent Night,他是寬容的。第二曲,1900以過耳不忘的本領重複彈奏了黑人的第二曲,他是忍耐的。第三曲,同樣燃着了一支煙,1900十指在琴鍵上飛速移動,你甚至只看得到他飛揚的手影,無數音符瘋狂地傾瀉在鍵裏鍵外。觀眾驚得目瞪口呆,忘了假髮脱落,忘了香煙燃衣,也忘了呼吸。曲畢,1900瀟灑地舉起才剛燃着的香煙,他是天才的。驕傲自大、愚蠢無知的陸地鋼琴師自取其辱,悻悻退場了。
    他生活在有限的船上,但他比誰都自由。當無數人心中都有一個美國夢,眼裏充斥着金錢和慾望時,你能發現,只有1900的眼睛是澄澈的,心是純淨的。如日中天的名聲給他送來了唱片商,他拒絕了。或許,他認為複製唱片褻瀆了他的音樂,會偷走他的靈魂。
    很多人告訴他:只要你走下踏板,世界就是你的。而當他走上舷梯,他覺得眼前的世界什麼都有,就是看不到盡頭。“那千萬條街道,怎樣才能從中選擇一個?選一個女人,一棟房子,選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選一片屬於自己的風景,選一種活法。”陸地對於他是一個過於漂亮的女人,是一次太長的旅行,是一曲他彈奏不出的音樂,那是上帝才可以掌握得住的。
    他留下了,在船上,在有限的88個琴鍵裏,他創造了一個世界,也看到自己創造的多麼美好。哪怕戰火紛飛,哪怕沒有舞者,哪怕沒有鋼琴。
    直到最後,1900凝眸遠方,十指間彈奏着天堂的音符,伴着六噸半的炸藥,隨風而去,到了你看不見的地方。
    他堅守着自己的夢,無關世界,無關你我。這個夢像大海一樣執着,一樣純粹,一樣自由。

    注:電影《海上鋼琴師》是由著名導演朱塞佩.託納託雷以鋼琴為題材的鉅作。它不僅如詩般唯美地展現了鋼琴家浪漫的人生,帶來一場聽覺盛宴,也書寫了一個自由的夢,讓物慾橫流社會中滋生的各種夢顯得不堪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