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口罩到香港】 追求幸福的旅程

□李

影片是由意大利導演布里爾·穆奇諾執導的,講述了一個窮困潦倒瀕臨破產、妻子不堪忍受現有生活而離開的業務員克里斯加納,為了成為一名股票經紀人,擁有迪安公司員工那樣幸福的微笑,他獨自帶着5歲的兒子克里斯托弗過着居無定所的艱苦生活,用自己的努力感動了上帝,上帝搬開了橫在他面前的大石,終於攀上了幸福的頂峯的故事。

幸福,一直像符咒那般整天被人們唸叨,許多人甚至像《等待戈多》中的弗拉季米爾和愛斯特拉岡那樣,雖然不知道什麼是幸福,還是願意以寶貴的青春為代價,開始遙遙無期的追尋和等待。前些年,“幸福指數”更是成為一個熱門詞彙,引起羣眾的熱議。幸福到底是什麼?人們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幸福就像在海水中產生折射的陽光,從不同角度看,會折射出不一樣的色彩。魚兒説,能夠日夜不合眼地看着自己生長的地方,品味歲月靜好,是幸福;佛家説,常伴青燈白卷,晨鐘暮鼓,是幸福;大地説,能夠承載萬物,滋養眾生,是幸福。而我要説,追求幸福的旅程本身就是一種幸福。

“當幸福來敲門”英文名是:“The Pursuit of Happy-ness”,直譯為:對幸福的追求。

追求幸福的人,堅信幸福的存在,即便是這一刻它不在身邊,但它一定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默默等候我們的發現。所以,追求幸福的旅程,從不缺乏給人正能量的因子。晨曦葉尖上一串串晶瑩的露珠,烈日當頭工地上皮膚黝黑的工人充滿力量的雙手,黃昏下公園長椅上相互依偎的老年夫婦……這些都是旅途上司空見慣的圖景,可是,如果我們只是埋頭匆匆趕路,不知道自己忙忙碌碌到底是為了什麼,錯過的,除了路上這些美好的風景,還有一種叫做“幸福”的感覺。

影片長達117分鐘,直到第110分鐘時,他的努力才“奏效”,躲在角落陰影處的“幸福”終於出現。克里斯加納無疑是悲慘的,押下了全部家當買來的骨質掃描儀無法脱手,妻子的離開,差點還失去了最親愛的兒子,好不容易把儀器都推銷出去了,卻被告知銀行的存款都被政府取走了,他破產了,沒有錢付房租,只好搬到汽車旅館,連汽車旅館都支付不起了,每天到教堂門口排隊,等待牀位,最悽慘的時候,他甚至賣血……但是,儘管如此,命運把他放在漆黑一片的萬丈深淵之下,他仍然努力抬起頭,仰望縫隙之間若隱若現的“一線天”,他始終堅信,追求幸福是每個人的一項權利,因為《獨立宣言》是這樣規定的。

與克里斯加納相比,我們難道處於更為淒涼的境地嗎?每天有大量的時間可供自己自由支配,甚至隨意揮霍,每次聚餐隊伍總是浩浩蕩蕩,恣意玩樂,盡顯青春個性,有各種各樣的平台確保全面發展,圖書館的藏書應有盡有,大學生活動種類繁多,可是為什麼我們還是覺得自己不幸福?因為我們有大把的時間,卻很少有一個堅定的目標;我們有大批的玩伴,卻很少有一個交心的摯友;我們有眾多的平台,卻很少有加以利用的打算。大學生活,安逸的大學生活,磨滅了我們的鬥志,帶走了我們的理想,我們似乎忘記了,那時的我們,意氣風發、鬥志昂揚,我們高喊:“要做現代社會的‘四有’好青年,要堅持自己的理想,要做一個幸福的人!”追求幸福是一種權利,但我們往往忽略了手中的權利,追求幸福本來是幸福的旅程,我們卻在路上走走停停,然後就找不到自己了。

這時,我們才猛然發覺,安逸的生活不是幸福,追求幸福的過程付出的汗水,摔倒時沾染的泥土,被荊棘劃破流出的血水,以及攀上幸福巔峯“一覽眾山小”的快感才是幸福的所在。落魄不是停止追求幸福的藉口,舒適的生活更不能成為追求幸福的攔路虎,無論何時,無論我們處於谷峯還是谷底,都應該記着,追求幸福是一段旅程,我們大家,都在路上。

幸福,在於追求的過程,只要相信幸福的存在,無論往哪個方向,都是向天堂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