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口罩到香港】在最美的時光遇見最好的你們

□文學院2013級 賀瀅琳
    時間是世上最殘忍的東西,它總是肆虐張狂地帶走你身旁美好的一切,再若無其事地走開,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時間對人生的掠奪,總是那麼無情,那麼理所當然。而我這個不乖的孩子,一直以來都在無力地反抗着它的掠奪。
    我對人生的一切總是故意的淡漠,因為我知道從不得到就從不會失去,從不期待就永遠都不會失望。就像美人魚從不會期待自己會是王子愛的公主,所以當她化為泡沫的時候才會那麼義無反顧,那麼果斷決絕,那樣的她至少死的時候不會太絕望。美人魚的故事才是現實生活中最真實的童話,所以我一直都是這樣告訴自己的,在一切的得與失面前,要做到雲淡風輕,一切如常。可又是怎樣的命數,讓我遇上了你們?
    18個調皮的學生,4個年輕的教練,4個的籃球,16天的訓練,就這樣簡單的顏色,卻勾勒出那樣一幅絢麗的畫卷。每天早晨因為六點半的集合變得匆忙,每天晚上因為七點的訓練變得熱鬧。我們一起笑,一起鬧,一起開學長的玩笑;我們一起累,一起疼,一起貪婪學姐的關心安慰。那是一羣孩子在最美好的時光裏遇見彼此,然後相互擁抱,彼此加油,一起奔跑,一起前進。那個時刻,或許只有上天知道,淡漠的我是有多麼慶幸可以加入這個集體。
再次回眸,回到那天那個戰場,我們努力奔跑,奮力吶喊。那個時候的我們已經忘了對手,忘了裁判,只記得在前方等着我們的隊友。可怎麼辦?在我想全力以赴的時刻,上天和我開了一個玩笑———我掉球了。一瞬間,不甘、自責、內疚和傷心都在心中炸開,變成臉上無比苦澀的淚。上天開的玩笑,我從來都不能翻臉。我以為這次我還是一個人,可是不是,你們依然在,你們的擁抱和安慰在那一刻成為了最大的赦免。
    離開了你們,我一個人在長椅上坐了一下午,望着天,不再有怨懟,剩下的只有感恩。十六天悄然走過,或許有什麼在我心裏已經不一樣了。是你們,你們已經成了我在這個陌生的環境裏,第一次想要珍惜的人。淡漠的我第一次想要好好的珍惜這段美好的時光,即使時間有一天會帶走它,但至少我曾經擁有過,感動過。
    時間最殘忍,但最殘忍的往往最懂得慈悲。所以它會為人生最美好的時光留下一個最動人的名字———回憶。而我的美好叫做———在最美的時光遇見最好的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