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墨傳師道 妙手繪人生——記2016年我校“感動師大”人物蔡鳴老師

□本報記者 張 雪 謝鏞昊

在許多人眼裏,畫家是一個神奇的職業。簡單的畫筆,流暢的線條,再繪上鮮豔的水墨油彩,一個又一個栩栩如生的形象躍然眼前,令人驚歎。畫家都有着一雙巧手,有着一雙細緻的眼睛,更應該有一顆如畫布一般澄澈的心。蔡鳴老師對於當選“感動師大”人物這一榮譽稱號表示非常意外,“對於我來説,能夠感動身邊一兩個人就已經很不錯了,更不要説感動師大了。”諸多榮譽加身的蔡鳴老師,卻不是想象中那樣嚴肅不近人情,而是微笑謙和地與我們交流,談吐之間,風度盎然。

 

從藝以心

無論外界給他強加多少榮譽和頭銜,蔡老師始終認為他首先是一個老師,一個藝術工作者。在我們看來,蔡老師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藝術家。

2007510日,蔡鳴老師簽約了國家重大歷史題材美術創作辦公室的一份合同,其內容是一幅偉大的歷史題材畫作,名字是《方誌敏與可愛的中國》,這幅集豐富的藝術想象力與表現力和嚴肅史實為一體的畫作花費了蔡老師將近兩年的時間。蔡鳴老師以其詳細的資料儲備和嫺熟的寫實主義油畫技巧,勾勒出方誌敏同志在懷玉山被捕時的場景。

整幅畫作的構思和創作都是建立在高度的行動力基礎之上的。為了蒐集素材,蔡老師背起揹包去了上饒、橫峯、弋陽鉛山、三清山等方誌敏同志曾經生活和戰鬥過的地方,並尋訪了各地的紀念館和革命遺蹟,蒐集了相當翔實的素材,並最終作出了1.3米乘以1.7米的巨幅畫作,畫面細節色彩等都令人歎服。

所謂藝術,其實也就是一件手藝活,需要孜孜不倦地練習和工作。在採訪時,蔡鳴老師向我們展示了他已經畫了十天的一幅巨型畫作《習近平訪問伊朗》。雖然看到的只是初稿,但構圖線條及人物形象等等都十分明晰。畫作在細節之處更顯豐富,當地民族服飾、臉部表情和人物神態各不相同,難以想象如此巨大的畫作,畫工如此精湛細膩。蔡鳴老師説:“如果你們沒有來採訪,我今天可是要畫一上午的。”

“藝術説白了就是個手藝活,但是想要做好也是不簡單的。”蔡鳴老師説道。他要求學生們去熟悉瞭解解剖學知識,並要求在暑假時將書上的作業整理在筆記本上。這麼做就是為了學生能夠對專業知識更進一步地熟悉。

蔡老師以自己多年的從業經驗嚴格要求學生們,他希望學生們能夠在藝術上有更高的成就。在藝術上,蔡老師有許多非常獨到的見解,當我們談及如何處理藝術中感性與理性的衝突問題時,蔡老師這樣説:“比如説看一個瓶子感覺它瘦瘦的好看,這就是一種感覺,但是我們需要用理性去控制這個感覺發展的方向。當它不好看的時候,就需要去理性的分析,改變它的形態,這種分析就是為了一個審美的規律。不能過於偏重感性,也不能夠太偏重理性。”畫畫作為一門藝術,它是心靈的美的歷程,也需要將經驗發展和昇華。蔡鳴老師從心為藝,將藝術畫進了人生的作品之中。

 

為師以嚴

與我們見到的温和親切的蔡老師不同,在一些學生口中,蔡老師有着另外一面。

“對老師印象深刻的一面,大概是大家都覺得他很兇吧。平時不苟言笑,也沒怎麼見他表揚過人,經常是邊改學生習作邊把大家罵得羞愧不已。”當問及蔡老師給大家的印象時,一位同學這樣對我們回答。“嚴厲”是學生們評價最多的一個詞語。然而也有許多同學認為,更多時候蔡老師應該用“負責”來形容。“蔡老師是一位很負責的老師,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經常會給我們同學改畫。,每次上課,他是最早到班上的,8點鐘上課,他大概7點半就到了,他是我們班最早到的,但是也最晚走。就算大家都走了,他也要幫最後一個同學改完,自己最後才走。”一位同學這樣説道。

的確,“負責”是能夠詮釋蔡老師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最好的詞語。在採訪中,蔡老師認可學生們對他的這一評價。他説:“我喜歡孩子。看着學生們,就像看到了年輕時候的自己,年輕的時候不犯錯啥時候犯錯呢?”也因此,蔡鳴老師多數時候雖然嚴厲,但卻並不苛刻。他認真地指導每一位學生,有錯必糾且不厭其煩。

在蔡老師看來,“老師”和“教育工作者”是兩個概念,而他更願意將自己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來看待。蔡老師説,很多人認為教師只要上好課,傳授知識或做好科研,自我的人生價值就已經實現了。但是隻有當老師把自己定位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時,才能真正明白育人十分重要。只有培養道德高尚、崇尚真理、堅守信念與原則的知識分子,才能改變社會,才能樹立社會的文明意識。

這也就是為什麼蔡鳴老師作為一名教師,卻也同時承擔着學院的許多繁瑣事務。對於教育工作者來説,責任就是一種信任。在教代會的平台上,蔡老師有好幾份重要的提案。這些事務其實都是從長遠來看,一個教育工作者所應當做的。

為師者嚴,嚴而後禮,禮而有善。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蔡鳴老師所有的嚴厲,都是對學生們殷切的期望。

 

立身以德

王安石曾經説過:“修身潔行,言必由繩墨。”道德品質從來都是一個人安身立命的標準,是人之於社會的自我追求。在和蔡鳴老師的交談中,我們深刻地感受到了這一點。

每個人在這世上,面對一些事情或多或少都會為自己為家人考慮,這是人之常情。但在這一點上蔡鳴老師卻做到了公私分明,不偏不倚。2015年蔡老師的兒子蔡琛從天津美院油畫系研究生畢業時,正逢美術學院經學校批准在校內外招聘優秀碩士教師。作為專業美院的高材生,蔡琛很好地繼承了蔡鳴老師的藝術天賦,專業作品多次入選全國性展覽。以他的資質,完全有能力勝任這個職位。然而在學院許多老師一致對蔡琛表達肯定時,身為學院學術委員會主任和油畫系領頭人的蔡鳴,卻主動提出油畫系這次招聘按照選錄人才的實際情況,綜合考量。

最終選聘的是學院培養多年的一位2015屆油畫研究生呂鵬。

 “學院培養了他許多年。”蔡老師説,“專業課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我認為就這樣放棄人才實在是可惜。”提到這件事,他認為並沒有什麼值得稱道的,於他而言,只不過是履行了自己的工作職責。這也印證了他在採訪中所説的 “生活需要邊界感”觀點。當一個人認清了生活、家庭與工作的關係,理清了其中的邊界時,許多選擇對他而言其實是自然而然的。

生活上,蔡鳴老師推崇“精神貴族”式的生活。“不斷地完善和充實自己。”他説,在當今這個浮躁的時代,能夠保持一種平和而積極的生活態度實屬不易。不只對於藝術家,其實每一個人都值得去學習這樣一種“精神貴族”的生活觀念。蔡老師解釋説:“我們所能夠做的,就是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影響身邊的人,哪怕是一個兩個。漸漸的你就會收穫更加乾淨、純粹的生存環境和空間。”

以德立身,通過自身的言行來改變周圍的人,這就是蔡鳴老師一直在做的,並且將要繼續做下去的。

為人師表,立德、立心、嚴以治學、嚴以修身。這就是蔡鳴老師的寫照。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蔡老師身體力行地影響着許多人。在採訪最後他對我們説:“人重要的是到哪裏就做好哪裏的事,尤其是男生,走到哪裏就是哪裏的頂樑柱。”這是一句叮囑,更是作為長輩對我們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