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夢

當前位置: 首頁  紅坪文學  青春·夢


□文學院2012級 餘聰聰         
    天空泛着淡淡的藍色,好似下一秒鐘,陽光就會穿透雲層和樹葉間的間隙,投射到地面上,在這裏上演了一場絢麗的戲劇。窗外清脆的鳥鳴,打破了這清晨的寧靜,風輕輕地吹起,吹開了青春的扉頁,也吹散了青春。
    似水流年,往事如昨
    因為哭過,笑才燦爛;因為愛過,回憶才斑斕;過去的歲月總也不能忘懷,不能忘懷是因為我們自己走過來。縱使那腳步稚嫩,回首也感到親切,因為那是真實;縱使走過的路上並沒有鮮花開放,回首也感到留戀,因為那上面覆蓋着自己生命的步履。既羨慕“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又何必總感傷“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一首詩,朦朧得離奇,燦爛得耀眼;一縷風,清新得心醉,飄逸得驚人。腳步走過,天空沒留下什麼;青春走過,額頭留下皺紋。試着用心情熨平無數額頭上的皺紋,結果心葉也印上了歲月的痕跡。心慌意亂之際,駐足等待,青春卻早已踏上前進的列車,毫不領情地獨自遠行。
    冰心説過:“愛在左,情在右,走在生命的兩旁,隨時撒種,隨時開花,將這一徑長途點綴得花香瀰漫,使穿枝拂葉的行人,踏着荊棘不覺得痛苦,有淚可落,卻不覺得悲涼。”那些年,我們曾那麼狂熱地相信了那些誓言,並且藉着對它的感動,走過了一段最為艱難的路,直至我們漸漸長大,天各一方;那些年,面對青春的顛沛,我們搖擺過;那些年,面對流年的失色,我們絕望過;那些年,面對漫長的守望,我們哭泣過;那些年,面對殘酷的現實,我們放棄過……那一段令人回首的流年,有歡笑,也有淚水;有甜蜜,也有苦澀;有朝氣,也有頹廢。我們愛過,我們恨過,我們哭過,我們笑過……
    一抹微笑,轉瞬美好
    儘管青春會因歲月的侵蝕而變色泛黃,儘管我們站在時光的對岸細數成長的感傷,儘管陽光下的我們帶着淡淡的惆悵和透明的憂傷,可是在這蒼茫天幕上,唯獨青春的微笑異常清晰。我知道,這微笑今生今世都將清晰如斯。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如此,青春無憂無慮。那泛着微笑的你就是那19歲的太陽,是那麼的稚嫩和蒼白。你喜歡秋雨和秋天,喜愛秋葉和秋霜。你照耀着藍色的河流,不管南方還是北方。你説:“沒有藍天的深邃,可以有白雲的飄逸;沒有大海的壯闊,可以有小溪的優雅;沒有原野的芬芳,可以有小草的翠綠,似水年華的青春找不到旁觀者的席位,然而卻有一抹微笑,足矣!”
    停滯的青春是死水,單調的青春是萎靡,偏激的青春是敵人,無夢的青春是墮落。你的青春或許像海市般的飄渺,似彩虹般的絢麗;你的流年或許有鮮花飄香,有綠樹成蔭;你的年華或許有潔白的雪花,有金色的收穫。然而,沒有微笑的青春就猶如那過去的優美的詩句已失去了新意;沒有微笑的流年或許只有荊棘叢生,只有烈日曝曬;沒有微笑的年華,等待你的就是肆虐的寒風,荒蕪的天地。憂傷的殘月,我們一笑而過;荒涼的殘冬,我們笑臉相迎;青春的囧途,我們留下一抹微笑;似水的年華,轉瞬美好。
    一紙青春,一線年華
    一個又一個燦爛的白天明晃晃地寫在玻璃窗上了,一個又一個黯淡的黑暗又從玻璃窗上隱遁了。世上有些花常開常落,有些花卻只有一次花季,不經意就會開放,不經意又會錯過。如果,你在花開的時候,忘了拍一些美麗的照片,等到錯過了花期,再去追憶那淡淡的、誘人的花香,就難免在花香輕襲之時,撫之悵然。青春是僅屬於你一次的花季,讓你在幸福的時候,要加倍珍惜,苦難的時候,要加倍堅韌。悉心地採擷每一種花的標本,留住那永恆的生命的芬芳。
    孤山寺旁的桃花開得很豔,染了滿天的霞光;錢塘江上的楊柳青青,綠了一江的春水;秦淮河的瓊花殷紅十里,醉了萬千過客。驀然回首,一路温馨,嫣然一笑,彈指煙雲裏,浮華轉瞬即逝,一紙青春,一線年華,姍姍而行。
    時光如水,總是無言,告別氤氲的似水年華,望天空中雲舒雲卷,攜一抹明媚的暖陽,聽清風在耳畔縈繞。一路往南,獨行千里,只為與風擦肩,只為那一剎那。在青春的日子裏,我們忍受過顛沛與流離;在那似水的年華里,我們感觸過惆悵與悲涼;在那回歸的年華里,我們廝守了執着與哀傷。可是,青春是“左手”,年華是“右手”,輾轉的流年總是悄悄從指縫中溜走,不留痕跡,無情的歲月,已在臉上刻下道道年輪。驀然回首,似水流年落寞成一季風花雪月,一線年華,剎那間成了海市蜃樓。
    愴然回首,只見煙雲流動,滿山鬱綠蒼藍的樹叢,一切都結束在回首的剎那。
當飛花漸瘦,昨日之陽與今日不再同樣年輕之時,才一夢初醒。
    青春,年華的迴歸線。